野本美穗步兵

野本美穗步兵

然犹微有疼时,怂恿其再服一两剂,以消其芥蒂。 吴仁斋治一人,伤寒七八日,因服凉药太过,遂变身冷,手足厥逆,通身黑斑,惟心头温暖,乃伏火也。

旬日之外,求为诊视。然产后之风,易入亦易出,凡有外感之邪,俱不必祛风。

继服滋阴清火之剂,数剂喘促亦愈,火亦见退。故用一切利小便之药不效,而投以升提之药恒多奇效。

且以痰涎太盛,石膏能润痰之燥,不能行痰之滞,故又借其辛温之性,以为石膏之反佐也。遂去石膏,服数剂渐将凉药减少,复少加健胃之品,共服药三十剂全愈。

 此方多用金石珍贵之品,其中含有宝气。医者用降药两次下之,遂发喘逆。

又血虚者,其肝肾必虚,故用萸肉、枸杞以补其肝肾。大便干燥者,加当归、阿胶各数钱。

Leave a Reply